用户名:
密  码:
注 册

车主声音

传祺车主志|一个人的朝圣路

发布日期:2017-07-31



这些天,森林哥一直很忙。

他正在为8月2日的拉萨之旅做准备,从人员到车况,从驱蚊水到氧气瓶,大大小小的事情有近30项要准备。我们的采访又让这个清单更长了一点。

接了电话,森林哥反而先道歉,说事情多耽误了采访。我们问他是否又在准备自驾游,他声音透着愉悦,“我都计划5年了!”

 

血液里的故乡

老家所在的县城位于成都西六环,高中离乡帮衬家里生意,到如今,他恰在老家与成都各度过了17年岁月。始终难忘故乡,不只是乡音独特的硬朗,还有天赐的山水胜境,“成都平原海拔500米,往西走160公里就到川西高原,海拔5000米,那风景,多好啊。”

他记得小时候的山、水、云和树桠,记得炎夏在都江堰边游泳玩耍,只觉得现在的孩子可怜,“整天在城市里”。如今才“宁愿在野外风餐露宿,也不在城里大鱼大肉”,才把开发自驾游路线当作他生活的重心,才早早确定,以后跑不动时,要回三十公里外的县城老家。

大概,对自然的向往也是血液里的故乡。

而这并不只是一个比喻。

聊天过程中,我们提到曾采访过的车主王治宇,那个和他一样热爱户外和摄影的川藏少年。他笑说,和小宇很熟,他们俩还是‘最佳拍档’。惊讶追问下,我们才发觉两人不只是熟,他居然就是王治宇口中那位“九岁带我把西岭雪山和成都附近跑遍”的表哥。

 

趁年轻去看看世界

作为经验丰富的驴友,用过四、五辆车后,他在2013年买了第一辆传祺GS5,当然,就是奔着自驾游去的。只不过不同于大多数车主,他还担任了传祺车友会会长、车友论坛的版主,几乎每年一度,发起车友会自驾游活动,在其中担任向导、摄影、无线电管理、驾车及后期图片制作。这些需要大量时间精力的活动,没有发自内心的喜爱可能很难做到。他的论坛发帖数达到惊人的380篇,其中图文并茂的自驾游精华帖就有137篇。

“你别笑我啊”,说起自己记录的习惯,他也笑,“就是想以后跑不动了,再看着这些照片和文字,就能故地重游。”无论去多远的地方,他都坚持开车,因为那样“有感觉”。最长的记录,是曾经和家人轮流开,成都出发,下车北海,整整13个小时。

路上的风景和抵达的愉悦都令人欣喜,但随之而来的,也有担忧。一些他们开发的路线和景点开始被围起来售票。从前在草原露营,象征性付点费,就能将车开去水草丰茂处,扎帐篷,点篝火,看星空。如今,草原景区不再准许甚至坐地起价,要求车子统一停放在停车场,人统一上旅游公交车。

还有318公路和几千米垭口,想着那些将消逝的风景,森林哥有点伤感。他决定要用镜头记下那些感动,趁着青春和风景都在,即刻启程。

 

摄影这个事会上瘾

他最开始接触摄影,还是因为自驾游,看到难得的好风景,忙用手机拍下来,结果回来一看全是噪点。12年,森林哥买了一台Nikon D90,更不知疲倦地追逐着美景。为一张好照片,可以勇攀高峰,可以彻夜守候,但有时这些都没用,还得天时地利人和。他描述自己拍的一张草原星空照,些许得意,“前半夜云太厚了,都绝望了。结果后半夜云开了,哎,就有了。”乐了一会儿,人又谦虚起来,“后来放大看还是有噪点,还要继续学习。”

森林哥人很热情,说话直爽有趣,聊摄影,他兴致更高。我们问他印象最深的一张照片,“这个问题你都不用问”,他脱口而出,反应过来又忙说“不不,我不是说你不用问”,我们都笑,那张照片一定有好故事。

用森林哥的话说,那是一张“凝聚了身体的全部潜能”的照片。18.6公里,2000m海拔差,他们在两边都是悬崖的山路上跋涉了近9小时。最终登顶,他用力举起相机,稳住沉重呼吸,对焦,坚决摁下快门。那一瞬间,万籁俱寂,险峰之上,唯有茫茫云海,和小小人影一粒。

他后来把牛背山这张照片裱起来挂在了客厅。

 

责任在心头

风景总值得亲近,出发却从不轻易。

每天在都市行车的人大概很难想象,川藏的自驾游需要多细致的准备和多坚决的责任心。七月川北草原自驾之旅,他们组织了三四十号男女老少,十多部SUV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出发。狭窄弯曲的双向公路上,车辆鱼贯而行。所有车都配备无线电设备,全程对讲机通话。后面要超车必须打报告,前方知悉后先确认对面无车、路况允许,才下达同意指令。

“我组织自驾游,最重视两个字——责任。”大概也因为他更清楚川藏绝美风景下暗藏的风险。“一个内地人初次到川藏旅游,80%会有高原反应”。平时不在意的感冒发烧,在高原上可能会出大问题。森林哥的语气严肃起来,“如果在高原上感冒,你的生命就失去20%;如果发烧,就失去40%;要是咳嗽出血有肺水肿迹象,那么你的生命就只剩20%。”因此,他要求队员们,一旦突破海拔3000米,必须测血氧含量,一旦低于85%,强制吸氧。还是森林哥常说的那句话,“我们探险,但不冒险”。

采访结束后没多久,我们就在论坛上看见森林哥为西藏之行发布的招募贴,他把这次旅程命名为“圆梦之旅”。我们亦想起他说过,看路边的面色黝黑的藏人一步一长头走完2000公里的朝圣路,那种让人动容的信仰。相信他定会紧握初衷,平安抵达,伴爱出发,圆梦拉萨。